Be Story

【Be Story 第九十集・同志】「同性戀也單純是喜歡一個人而已。」—— Cuby

By Sherman

14 February 2022


你第一次帶另一半回家見媽媽時,媽媽是怎樣反應的?17歲那年,Cuby把另一半帶回家,跟媽媽介紹說「這是我的女朋友」。一如平日向媽媽報告所有事時的反應,媽媽以最習以為常的態度回了Cuby一聲:「哦」。這就是Cuby向家人「出櫃」的故事。

【了解才能消除恐懼】

Cuby是一位lesbian,亦是「香港同志遊行」的副發言人。「香港同志遊行」由多個籌委組成,包括為女同志提供心理諮詢、設立同志家暴熱線的「女角」(Les Corner)、為男同志提供健康支援等協助的「大同」(Gay Harmony)、以及替跨性別人士向各機構爭取福利的「跨性別權益會」等等,專為性小眾群體發聲。由擺街站的義工到成為籌委的這7年,雖然Cuby認為社會的迴響不算大,政府也尚未有很多幫助同志的措施,但最大的回饋是與人的連結——「好多人就算自己唔係同性戀都會過嚟幫手,我覺得佢哋係最偉大,因為其實都唔關佢哋事,但佢哋都願意花時間了解同支持。」

【我是幸運的同性戀者】

正因為有些不願意跳出既有框框去了解的人,「出櫃」的悲慘故事依然比比皆是。Cuby自認為是較為幸運的同性戀者,因為她沒有真正經歷過悲壯的「出櫃」經歷。如文首所描述,Cuby的家人對她的性取向並無特別的反應,她的妹妹也像天下間所有妹妹一般,會平常地與家姐討論各自的感情煩惱。雖然她性格豁達,很少受別人歧視的言論所影響,但身邊仍然有不少同志朋友經歷與家人發生摩擦、甚至被經濟封鎖的狀況;很多同志因為怕性取向被發現,甚至會在朋友嘲笑同志時一同參與,聽起來格外心酸。

【只想在香港結婚】

悲慘的故事雖多,但Cuby認為「同性戀」不一定要被貼上悲慘的標籤——「我覺得我係爭取緊我要嘅嘢,然而我而家未有唧」。在任何追夢的道路上,大家都難免會徘徊在放棄與堅持之間,Cuby坦言同志平權這條路她也無數次想到放棄,但到最後又總會生出一種「唔做唔得」的想法,始終還是捨不得放任不顧。論及最大的願景,整個訪問都顯得大剌剌的Cuby也露出一絲靦腆的笑容,「如果我要結婚嘅話,我唔會選擇其他國家,我只會選擇喺香港」。

【只是個喜歡同性別的普通人】

那些看到爛的心靈雞湯中,很常會出現一句「每個人都是特別的」,鼓勵大家發現自己的獨特之處,樹立自信心。俗語說「甲之熊掌,乙之砒霜」,有人想做特別的一個,有些人卻只希望被看作最平凡的普通人。「你話我有咩好特別咩?冇啊嘛係咪,我都係純粹鍾意一個人,都係鍾意一個女仔、鍾意同性別咋嘛。」當性小眾融入大眾,拍拖就是拍拖,毋須進一步說明跟男生或女生;婚姻就是婚姻,也不用刻意提及是同性抑或異性。正如Cuby所言,小編也希望日後毋須再做、或看到任何為同志發聲的訪問報導。同性戀,不就是一件平凡得只需要「哦」一聲的事嗎?

BY Sherman

14 February 2022